14年400家园区实战经验

free hotline

13326453843

020-39999588

臣通观点丨小心,中国产业园区的“灰犀牛”又来了!

浏览次数:52       发表时间:2018-10-26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作为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前沿阵地,中国产业园区的变局已来。

2018年下半年伊始,涉及产业园区的各类中央与地方政策文件就纷纷出台,几乎令人目不暇接,这个信号再明晰不过了:中国产业园区的“灰犀牛”正在狂奔而来!!!

640_看图王.web.jpg

这是我们整理的一份,2018年7月份开始针对产业园区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其力度之大,范围之广,频次之密,令人叹为观止:

9月25日,湖南全省范围产业园区大调整:招商人员全部实行聘用制!

9月22日,山西全省范围内实施:开发区招商引资考核新办法!

9月9日,国家发改委资本招商新政:对政府产业基金进行绩效评价!

9月7日,辽宁全省范围内,推行开发区“管委会+公司”招商机制!

9月4日,《浙江省开发区条例》重磅出炉!

8月23日,山东全省范围内所有市县和开发区要新设“行政审批服务局”!

8月18日,史上最严开发区整治方案:黑龙江省各市最多保留2个开发区!

8月13日,浙江全省范围开发区、高新区全部实行“标准地”制度!

8月9日,山东将在全省范围内集中整治开发区、工业园区、高新区!

7月28日,安徽全省开发区大调整:37家开发区被撤销!

7月8日,天津全市整顿314个工业园区,仅仅保留37个!

7月5日,中央政府全国范围开刀整治开发区、高新区“散乱污”企业!

图片2.png

园区革命性质变

2013年1月,美国经济学家米歇尔·渥克在达沃斯全球论坛上首次提出“灰犀牛”这一概念:“灰犀牛这种动物,体型笨重、反应迟缓,你能看见它在远处,却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来,定会让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在地。它并不神秘,却更危险。”

 

所以,如果黑天鹅是小概率而影响巨大的事件, 那么灰犀牛就是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中国产业园区的“灰犀牛”来了吗?回答是肯定的,而且正在向我们狂奔而来,也许会有一大批还抱着“得过且过”心态的产业园区被扑倒在地,甚至是撕个粉碎。

 

自从1979年蛇口工业区一声炮响至今,中国产业园区已经诞生了39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一路摸索前行,产业园区为中国经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已经成为新时期承载国家重大历史性战略的最核心载体。据商务部发布的数据,2016年,219家国家经开区的地区生产总值8.2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高新技术产品进出口贸易额占全国的24%,其对国家经济的助推力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经历了30多年的辉煌发展之后,产业园区也逐渐面临多方面瓶颈与堕落:数量过多、低水平的重复建设、布局不合理、产业空心化、高举“高新技术”招牌的圈地、恶性竞争等行为,造成国有土地与资产的严重流失,以江苏为典型代表的经开区,成为全国产业园区面临困境的集中缩影。

 

要知道,2017年招商引资上升为国策,各省政府能自主制定招商优惠政策,各地曾掀起一场产业园区招商引资的军备竞赛,彼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热闹非凡——但,从云端跌落凡间,莫过于此。

 

中国产业园区诸多的困顿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无法可依,面临着行政主体地位模糊、事权分离、责权不一等问题,产业园区的行政行为和行政决定经常遭遇法律瓶颈。如果“灰犀牛”能够撞散这一团迷雾,倒逼这几个体系的重新梳理与构建,相信产业园区一定会迎来一场革命性的巨大质变。

 

行业层面之下,产业园区面对的是“灰犀牛”的另一波冲击。大量无法适应新模式的政府或开发商会主动选择或被动退出游戏,并吐出一大批质地优良但低效运作的园区资产,这些资产会不断涌现到市场当中,吸引更加专业的社会资本进入,形成一个全新的大体量的资产交易市场,崭新的盈利模式和招商路径,以及全新的利益分配机制,会成为新时期的亮点与着力点

图片7.png



正确规避政策风险

产业园区还需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政策博弈。我们一直认为,产业园区的第一客户是政府,产业地产就是政治地产。如今,产业政策频出,无疑会让园区开发运营商在拿地前期的政策博弈更为繁复和冗杂。并非危言耸听,据臣通顾问在行业12年的经验观察,很多园区最终都是在倒在“政策”这道险闸之下。而臣通顾问历经十多年沉淀和总结出关于园区政策博弈的5大版块、33个细则,能帮园区完美地规避掉所有的政策风险。

而脱离和拒绝这些变化的政府、政府平台公司以及园区开发商,将会遭遇巨大的危机,很快被“灰犀牛”吞噬。

 

事实上,中国产业园区的“灰犀牛”来袭并非无迹可寻。

图片9.png


出台两次政策整改

上世纪90年代,中国产业园区曾经历过一段突飞猛进的膨胀发展过程,在立下赫赫战功的同时,也出现了数量过多、布局不合理、低水平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等问题。为此,2003年,国务院办公厅连续发布《关于暂停审批各类开发区的紧急通知》和《关于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加强建设用地管理的通知》,为过热的开发区建设猛踩刹车,这场疾风暴雨的清理整顿一直持续到了2007年,最终,中国产业园区“剧烈瘦身”,数量从整顿前的6866个减至1568个,规划面积从3.86万平方公里骤减至9949平方公里,压缩比例均超七成,其整顿力度可谓严厉

 

随后的2012年12月28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住建部等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各类开发区清理整改前期工作的通知》,以“违规设立开发区、随意圈占土地、扩大开发区面积、擅自出台优惠政策、低水平重复建设的苗头和倾向”为由,进行第二次清理,但其规格、力度和影响力,远远不能跟与第一次相提并论。

 

目前来看,产业园区这场声势浩大的第三次整改依旧浪潮汹涌,其实硬币的另一面,正投射出整个中国产业园区的“至暗时刻”。

timg (3).jpg


产业园急需创新改革

进入2017年,中国产业园区已经面临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国务院办公厅在2017年2月6日印发《关于促进开发区改革和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7号文),科技部则在5月9日印发《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十三五”发展规划》,一系列政策都在表明一个事实:必须以进一步的改革与创新促进中国产业园区的发展,以形成新的集聚效应和增长动力,引领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

 

尽管2017年10月,国家在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了大力发展产业园区,但现实不容乐观。消费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的确如火如荼,但总体消费能力的萎缩和中小企业的疲弱却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过分依赖中小企业的产业园区更是受到实体经济下滑与中国经济放缓的双重挤压严重,这些已经从一些产业园区的年报指标中再明显不过的体现出来。

 

数据不会撒谎,也是最残酷的。目前,深深体会到凄风苦雨的各地政府也并未坐以待毙,纷纷拿出自己的转型方案——

 

第一部省级“园区法”《江苏省开发区条例》的横空出世,可谓是吹响了中国产业园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号角;

 

安徽对开发区进行大调整——37家开发区被撤销,也彰显了其莫大的变革魄力与决心;

 

天津更是大手笔,整顿314个工业园区,仅仅保留37个,建立管理体制、高效协同、服务便捷的运行机制……

 

“灰犀牛”危机中的最佳游猎守则是:承认危机的存在,试着去定义灰犀牛式危机的性质,不要静立不动和浪费危机,一定要站在顺风处,成为发展并有效控制灰犀牛式危机的那个人。

 

我们可以看到,各地政府正在做出警惕,调整,并尝试站在顺风处去应对和控制这场危机。

 

如今置身于竞争更激烈、形势更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下,中国产业园区只有以这种大破大立的方式和气魄,进一步“以改革促创新,以创新助改革”,才能捅破瓶颈和天花板,不断强化创新创业扶持能力、区域辐射带动能力乃至走向国际化

 

我们相信,在这场声势浩荡,来势汹汹的风潮与危机当中,机更大于危,对于幸存下来的产业园区而言,未来远大于想象!


    臣通顾问专注产业园区产业规划、园区定位调研、规划设计等一站式服务,臣通顾问13年服务400多家产业园区合作案例,拥有1500个多城市调研数据,3000多案例库,专业为产业园区提供一站式服务机构。服务热线:400-888-3807。想了解更多的产业园区行业资讯,请关注臣通顾问网站:www.ctxz.cn

qrcode_for_gh_ed1328abbbc5_1280.jpg

微信关注:臣通顾问官方公众号(橙园区)



标签:   社会资本 园区资产 中小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