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400家园区实战经验

free hotline

13326453843

020-39999588

华夏幸福会是第二个“金科”吗?

浏览次数:28       发表时间:2019-02-16

政策驱动

大动荡意味着大机遇,各路资本正加紧进入市场以谋求更大的利益,产业园区成为资本觊觎的目标之一。

新年伊始,中国银保监会连续发布简化股权投资计划和保险私募基金注册程序,支持保险机构加大股权投资力度。这一系列的举措为产业园区的资金链拓展出新的金融资金渠道。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01_副本.jpg

实际上在2018年,银保监会一直对保险公司是持严监管的高压态势。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银保监会对保险业合计罚款超过2亿元。故这“放宽”保险公司投资管制的举措,对于产业园来说,是在如今关闭产业园严控监督的窗户的同时,又为产业园打开了另一扇增加融资渠道手段的豁口,为园区注入新的资本活力。

平安作为在A股市场中有着重要地位的保险公司之一 ,更是迅速响应中国政策的号召。不久之后便宣布增持华夏幸福的股份,且持股比例升至25.25%。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14.jpg

这已经不是平安第一次购买华夏幸福地产股了。早在去年7月10日平安资管就已经受让华夏控股公司总股本的19.7%,成为第二大股东。如今在时隔半年的时间里,平安再次花42亿元大手笔增持华夏幸福地产股,这一动作意味深长。

资本博弈

在这波平安对华夏幸福受让增持的操作中,让人想起另一个相似的“受让保卫战”—融创与金科之争。金科的一次为新能源项目筹资的定增,最终却把融创“引狼入室”。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16.jpg

孙宏斌和黄红云对于金科的实控权之争源于四年前的初夏。2015年5月7日,中国A股还处于一轮大牛市的顶部,但黄红云却宣布减持金科股份,持股比例从40.57%减持到35.57%。可在这大好环境下,为何金科会突然“缺钱”?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19.jpg

实际上,早在2011年中金科集团在借壳上市后便宣布退出主城区,用10年的时间深耕重庆30个区县。这导致金科在三四线及二三线城市郊区的存量过大,发展遇到瓶颈。

而且在2014年的楼市低迷时,金科尝试了投资新能源,进行多元化转型。在当年年底,金科斥资7亿元收购风电项目,并在之后推进总投资额15.65亿元风电项目。可在项目并网发电后便遭遇严峻的弃风限电形势,2015年风电项目限电损失比率高达48.3%。

就是这几次的重心漂移,为金科集团资金链紧张埋下了伏笔。这与华夏幸福何其相似,华夏幸福也是因为公司资金链紧张才导致这次的“平安入股华夏”。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21.jpg

成败资金链。产业新城项目是被华夏幸福视为立身之本,而华夏幸福房地产业务是从廊坊市起步,重点布局环京区域。

可在2017年3月,北京出台了317政策,环京的廊坊等地也相继实施更严格的限购政策。在政策的影响下,廊坊地区楼市成交量下滑近九成,部分区域房价跌幅甚至超过30%,环京地带的最大“地主”华夏幸福深受其扰。此时出股集资,让平安资本入场也是无奈之举。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23.jpg

资本逐利。同样的一幕,发生在2015年的8月。当时,金科以“向地产和能源行业输血”为由筹资,可在定增方案中却有竞价定增未设认购限额的漏洞,给了融创窥门而入金科的机会。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28.jpg

同样平安也是掐着华夏幸福处于危机的点入场的。在华夏幸福遭遇资金链紧张时豪砸大手笔购入其股份。实际上,在此之前平安早就对地产股情有独钟了。在成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以前,它已经是港股公司碧桂园、旭辉集团、融创中国的前第二大(或者并列第一大)股东。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30.jpg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33.jpg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35.jpg

这般情有独钟,究其原因是地产行业与保险行业互补。选取业务上有协同的公司进行战略性股权投资,还能为保险机构本身的业务带来附加增值效应。再说了,保险资金往往运作周期较长。通过增持华夏幸福股份,还能在严格控制投资风险的前提下,通过逆周期投资实现保险资金增值。而且华夏幸福目前估值相对具有吸引力,同时公司股息分派保持在稳定水平,投资者能够获得相对稳定的现金流。甚至在入股的时候签订了利润的对赌协议:华夏幸福股东承诺今年净利润达114亿元,否则将给予平安资管现金补偿。

故对于平安来说,华夏幸福危机是来得刚刚好呢?还是已静候多时呢?

第二个金科?

如今,融创与金科实控人的股权之争还在继续升级。双方都正暗中增持较量,股权拉锯战还在火热持续中。而对于平安和华夏幸福会不会走上融创和金科之路呢?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39.jpg

目前为止,平安总计持有华夏幸福25.25%股份。而华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鼎基资本的总持股比例则是36.29%。如今华夏幸福实际控制人仍为王文学。而融创和金科呢?融创持金科股份29.26%,而黄红云持股只有30%,警戒线危机近在咫尺间。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44.jpg

相比之下,平安若想实际控股华夏幸福,让其转变成平安旗下一家地产类的子公司,还需要经过一段漫长的角力。

目前,对于华夏幸福,平安只能通过截取最大的股份权,共享利益资源。而对于精明的领导人王文学来说,肯定不会甘心拱手让出华夏幸福第一控股权。平安若想走融创一样的套路,把华夏幸福变为第二个金科,这条路其实并不平坦。增持与减持,阳谋抑或阴谋,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仍取决于资本的博弈与逐利本性。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47.jpg

对于同是被受让的金科集团与华夏幸福,后者显然不是实控人的唯一出路。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49.jpg

王文学绝对不会轻易拱手相让这个耗费了自己多年心血的华夏幸福。再不济,退一步说,对于王文学来说,哪怕是丢掉了华夏幸福这张正牌,狡兔三窟,其背后还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维信诺、玉龙股份)作为退路。

而且,王文学在出行产业上下游均有涉足,包括上游的4家无人驾驶公司,易航智能、驭势科技、禾多科技和位于美国的Tron.ai,一家生产新能源汽车驱动系统和核心零部件的精进电动;3家汽车研发制造企业,长城华冠、合众新能源以及研发飞行汽车的酷黑科技;4家共享汽车公司,包括参股的Ponycar、巴歌出行,控股公司蕃茄出行、小二租车。

所以相比金科,华夏幸福于王文学来说这可不是唯一一条路。

微信图片_20190216111754.jpg

在2019年的园区资本市场,相似的一幕仍旧会循环上演。从最初的打开豁口、引狼入室,到潜移默化、偷梁换柱,再到最终的鸠占鹊巢、江山易主。反转与被反转的悲喜剧一直在演出,不曾落幕。

险资闸门的松动,给了资本更多的逐利与嗜血空间,围绕园区金融而展开的股权与并购之争,或将成为2019年产业地产的主旋律之一。

臣通顾问专注产业园区产业规划、园区定位调研规划设计等一站式服务,臣通顾问13年服务400多家产业园区合作案例,拥有1500个多城市调研数据,3000多案例库,专业为产业园区提供一站式服务机构。服务热线:400-888-3807。想了解更多的产业园区行业资讯,请关注臣通顾问网站:www.ctxz.cn

qrcode_for_gh_ed1328abbbc5_1280.jpg

微信关注:臣通顾问官方公众号(橙园区)



标签:   房地产业务 限购政策 地产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