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400家园区实战经验

free hotline

13326453843

020-39999588

“寒冬”里的园区职业经理人生存图谱

浏览次数:78       发表时间:2019-01-09

从中低层的调薪、裁员、人员流动,到高层管理人员的变动、离职、换帅,产业园区从业人员包括职业经理人,似乎也随实体经济一起,迎来了寒冬。

 

中国产业园区走过了40年的历程,在这个以“珍稀”而著称的行业的明星职业经理人,也站在了十字路口,面临生存和发展的选择。

 

近期,在房地产界有“预言帝”之称的余英,离开老东家保利之后,几经辗转,先是在宝能的城市发展板块待了一年匆匆离场,最终加入融创中国,也折射出职业经理人的转型困境。

 

2018年的产业园区行业开启了寒冬模式,华夏幸福裁员,碧桂园、宝能缩减产业地产板块,产业园区行业的人事变动也从中低层向高层蔓延,园区职业经理人迎来离职跳槽季。

 

据橙园区不完全统计,过去一年,已经有数十位副总裁级别的产业园区高管离职或跳槽,重新寻找自己的定位。

 

1. 神秘

640.webp.jpg


盈田置业称得上是西南产业地产的头部选手,它甚至自称是整个中国工业地产商,然而2018年6月,它的董事长却失踪了。

 

政商关系是企业攻城略地的法宝,尤其是产业地产行业,而由于这次失联事件,盈田与政府的关系必将遭受重创,其未来与新的地方政府谈判双方也将投鼠忌器,从而可能直接导致公司核心竞争力的削弱。这也为产业园区的政商关系背书亮起了红灯。

 

2. 动荡

640.webp (1).jpg


如果说2018哪家产业地产公司的人事动荡剧烈,非招商蛇口莫属。这家去年突破千亿销售规模的央企,在成立40周年之际正经历一次大换血。

 

2018年初,招商蛇口公告称收到副总经理何飞提交的辞职报告,何飞因个人原因辞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后加盟民营房企旭辉集团执掌深圳区域。

 

年中,招商蛇口副董事长杨天平离职,“我确实已经提出辞职,换个环境让自己有机会学点新东西。”58岁的杨天平后加盟顺丰,担任副总裁一职。

 

与杨天平一同离职的还有招商蛇口华南区域总经理箫睿、华中区域总经理梁会军。其中箫睿加盟金科集团任副总裁,梁会军加盟深圳一家区域性房企“花伴里集团”。两大区域的总经理同时离职实属罕见。

 

最近,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副总经理赵军提交的辞职报告,赵军由于个人原因辞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在这剧烈的人事动荡背后,招商蛇口正在迎来重组上市以来大、深刻的一次组织变革。2018年5月,招商蛇口印发总部组织结构调整通知,将16个部门重构为8个,与此相应的是,招商蛇口将按照新的部门职责,重新设岗定编,精简中层管理职数。

 

3. 频繁

640.webp (2).jpg


2018年6月22日,亿达中国发布人事变动公告,张志超辞任亿达中国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兼董事会提名委员会主席,并由行政总裁姜修文接任该职位。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亿达中国两年内第三任董事会主席。2016年12月中民投入股亿达中国后,亿达中国的创始人兼前任主席孙荫环离开董事局,由中民投副总裁张志超接任。仅一年半后,董事局主席再次换人。

 

由于姜修文是孙荫环的外甥,业内普遍认为,此番由姜修文接任董事长,是孙荫环重新回归亿达中国,其不仅可以掌控亿达内部人员变动带来的混乱局面,同时可以改变亿达业绩下滑的现状。

 

一位接近亿达中国的人士告诉橙园区,张志超离任并不是因为业绩或管理方面的问题,中民投做这样的人事变动或另有考虑,张志超应该会往更高的职务上走。

 

值得一提的还有亿达中国两大园区运营平台之一――亿达软件新城的总裁高炜,他不仅在3月26日辞任了亿达中国的执行董事,最终还完全去职亿达中国。

 

随着高炜彻底离开亿达中国,亿达软件新城这个平台也被撤销,原有人员也绝大部分离职。

 

而亿达中国另一大园区运营平台――亿达科技新城则得以保留,其总裁于大海还调任至亿达中国担任高级副总裁,同时还兼任郑州、合肥等新布局公司的董事长,于大海也成了这一轮人事调整后整个亿达中国被看好的人物。

 

有业内人士认为,亿达中国业绩增长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内部频繁动荡。

 

4. 大牌

640.webp (3).jpg


产业地产的“老大哥”华夏幸福则于2018年9月宣布了一项人事变动,变动的还是总裁级别的职位,59岁的老将胡学文辞任董事、继续担任副总裁。

 

据了解,胡学文是华夏幸福的董事兼副总裁,1959年出生,历任华夏控股工程副总经理、分公司总经理、副总裁、董事。

 

2018年7月,华夏幸福以137亿元转让近两成股份,引入平安系为第二大股东。中国平安人寿于上周向华夏幸福董事会提名孟森、王威作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根据华夏幸福9月18日公告,平安人寿提交的两名董事同为50岁。

 

与华夏幸福相关的人事变动还有另外一桩,就是隆基泰地产事业部董事长许焰林于2018年7月5日辞职,其岗位暂由隆基泰和置业总裁代任。

 

许焰林2016年中加盟华夏幸福,担任孔雀城住宅集团总裁。在此之前,他是万科合肥总经理,在万科已有14年履历。加盟华夏幸福一年有余后于2017年11月辞任,随后上任隆基泰和房地产事业部,任职董事长。

 

5、反讽

640.webp (4).jpg


2018年3月27日,传言落地,曲终人散。

 

天安数码城集团官方正式宣布,原董事长李可不再担任集团董事长、董事及子公司职务,天安数码城董事长由深业泰然集团董事长陈多兼任。与李可一起离开天安数码城的,还有集团副总裁雷昶(兼龙岗天安数码城董事总经理)、副总裁何文(兼东莞天安数码城董事总经理)等一众人马,这些都是这些年支撑天安数码城的梁柱性人物。

 

李可正式从天安数码城离职。当他再出江湖时,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创业者——带着一众天安人马创建由中集产城在背后充当金主的产业地产新平台天集产城。这一点,他与戴宏亮的轨迹几乎是如出一辙。但极为讽刺的是,代表深圳国资股东方进入主导天安数码城的李可,最终却投入了当年备受他打压的港资股东方的怀抱。

 

其说造化弄人,还不如说冥冥注定——他们离去身影所投射出的,是“天安系”这棵大树这些年一直重复着这种开枝散叶、自我分裂式的戏码,而平台品牌虽好但顶层设计、管理机制和薪酬体系都弊端重重的天安数码城如今也面临的窘境。 

 

上述只是过往一年产业园区职业经理人快速流动的一个缩影。产业园区行业正在经历一轮深重的洗礼,所有的人都被裹挟其中。

 

橙园区认为,曾几何时,产业地产重要的三大因素是政策、土地、资本。如今,不能说这三大因素不再重要,但我们更看重新的三大因素——人才、资源和数据。

 

人的价值,此前在产业地产领域一直被忽视,原因有很多,包括国有力量和房地产传统势力唱主角的因素作祟。但如今,我们相信真正在这个行业内耕耘多年的职业经理人之价值,正面临着市场化的重估与定价,上述这些职业经理人的履新,诠释了这个趋势。

 

衷心祝福这些产业园区老兵在新的岗位和平台上,在这个属于我们园区行业的黄金时代里绽放更夺目的光彩!

 



标签:   政商 产业地产 中国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