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400家园区实战经验

free hotline

13326453843

020-39999588

138亿,平安入股华夏幸福,王文学不再绝对控股,但他还有后手……

浏览次数:47       发表时间:2019-01-11

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经常和下属说一句话:“要学苍鹰,而不是苍蝇。”

1547113591161326.jpg


华夏幸福成立迄今整20年,若以企业的生命周期来看,大概也到了中年。中年的华夏幸福有庞大的肉身,它是中国很大的产业新城运营商,截至2017年末,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华夏幸福已布局产业新城79个、产业小镇24个,总资产规模达3758.65亿元。

进入中年的华夏幸福似乎也有些中年危机了。进入2018年以后,这家公司在多个维度上受到了争议,例如产业新城建设中采取的PPP模式是否健康,与政府打交道过程中形成的大量应收账款能否如期收回,固安模式的异地复制过程中有无风险,以及支撑公司资金回笼的房地产业务受调控影响多大。

这些争议一度让人觉得,这家以幸福为名的公司笼罩在不幸的阴影之下,如何让华夏幸福能够持续幸福下去?王文学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要知道,在地产圈,这位51岁的中年人有一个显著标签——审时度势。

7月10日午间,华夏幸福(600340.SH)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华夏幸福基业控股股份公司(简称“华夏控股”)当日与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平安资管”)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华夏控股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平安资管转让5.82亿股华夏幸福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9.70%。

需要注意的是,整个交易的对价137.7亿元并没有进入上市公司,而是流入了控股公司。一位接近华夏幸福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早在几年前,王文学已经努力在其商业版图中实现双轮驱动,即以华夏幸福为核心的产业新城运营及地产开发,以及上市公司以外的非地产类产业布局。

微信图片_20190111163758.jpg

引入平安


若只算账的话,对于王文学来说,7月10日应该不算是个交易窗口期。平安资管的入股价格确定为23.655元/股,这一价格距离9日收盘价折价了约5%,但是距离今年2月华夏幸福的最高股价45.98元则近乎腰斩了。

不过,除了审时度势,王文学还有个特点,那就是肯吃亏。坊间有个故事,创立华夏幸福之前,王文学曾从事政府工程装修生意。1997年间,由于各级地方政府被禁止动用财政和信贷资金,修建楼堂馆所,王文学的工程款回不来,自己的资金链也快断了,甚至1998年春节,他还在外躲债。但过完春节,王文学去了廊坊市政府领导的办公室,当众烧毁了所有与政府签订的装修合同和欠款凭证。这一举动,为他在政府层面赢得了口碑,也打开了一扇更宽广的商业之门。正是这一年,华夏幸福成立,开发了第一个商品房项目——华夏花园。

除了经济收益之外,围绕此次交易,王文学还付出了额外的代价,包括他失去了对公司的绝对控股地位,其持股比例由62.37%降到了42.67%。同时,华夏幸福的董事会将面临改组,平安资管将获得2名董事席位。这意味着,在涉及企业管治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层面上,作为老板的王文学都不可能一言堂了。当然,对此,华夏幸福方面有更积极的解释——此次交易可以优化公司的治理结构。

另外,这还是一份有对赌条款的交易协议。华夏控股承诺,未来三年,华夏幸福以2017年度净利润为基数,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不低于30%、65%、105%,不足盈利预测的95%,大股东将进行现金补偿。

对于华夏幸福来说,约30%的利润增长指标高吗?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应该还行。这家公司有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在过去很多年里,一直保持着约35%的利润增长比率,其中2017年为35.26%;2016年为35.2%;2015年为35.72%。

但不能说,实现上述目标,对于华夏幸福来说,就是完全没有挑战的,毕竟围绕这家公司的内外部环境都在发生变化。

那么,华夏幸福在此刻引入平安资管的理由是什么?显而易见的当然是,稳定市场信心。作为中国影响力的机构投资者,平安资管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2.76万亿,它都敢进来,你还怕什么呢?此外,交易文件中还约定,华夏控股及王文学今后若要对华夏幸福进行减持,需要经过平安资管的书面同意,且每股转让价格不得低于本次股份转让的每股转让价格。这话等于是告诉其他投资人,平安资管认可现在已经是华夏幸福的估值底部了。


更有想象空间的还是将来。平安资管背靠的是中国平安,而中国平安则是与地产界接近的“金融帝国”。在碧桂园、融创、旭辉、绿地等多家地产巨头的股东名单里,都能看到中国平安的身影。对于未来,华夏幸福称,平安不仅为全方位金融平台,同时具有其他方面优势,可在适当情况下考虑未来进一步合作。

微信图片_20190111163803.jpg

双轮驱动


王文学是开火锅店起家的,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他一直没有脱离这行。做产业新城好似下火锅,就是要各种材料放在一个锅里。当然,火锅也分很多种,涮海鲜的港式锅,涮牛羊肉的铜锅,涮下水的四川火锅。王文学的产业新城也有一样,规划了很多主题产业园区,例如固安电子信息产业园、固安航天产业基地、大厂影视小镇等。

上述思路实际上非常主流,将产业链上的企业聚集在一起,打造产业生态,从而产生集聚效应。但真实落地并不容易,一个产业生态的形成,必须有核心的大型企业存在,只有它才能成为产业链延伸的原点。

“就某些产业来说,说服企业放点研发机构进去相对容易,但是要投厂和迁厂,决策的难度就非常大。”经过长时间摸索后,华夏幸福内部的智囊提出了一套思路,既然招商引资难,那就自己做商做资。

9592c99a2904d24be1138782c7f1e4bb0f0a794960bca-Cza5YL_fw658.png


这套被定义为“双轮驱动”的理论,很快被王文学接纳。它主要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是储备壳资源,在没有想好投什么的情况下就可以先储备,这样一旦想清楚做什么,可以随时随地去做。第二步是做资产,通过收购来完成相关产业的并购;第三部,就是将资产注入壳资源,并且围绕这家上市公司来打造一个产业生态环境。

如此一来,王文学就不仅有了地产以外的产业布局,华夏幸福的产业园区也做活了。截至目前,除了华夏幸福,王文学还是三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包括维信诺(002387.SZ)、玉龙股份(601028. SH)和ST宏盛(600817.SH)。

先转起来的轮子是维信诺,该上市公司原名黑牛食品,是王文学于2015年收购的壳资源。次年开始,王文学将光电公司维信诺逐步注入了上市公司,维信诺为中国主要OLED厂商之一,其AMOLED面板出货面积目前居全国首位。由此,王文学完成了在光电产业的布局。并且,此块产业已经与他的老本行产生联动。今年5月,维信诺在固安的云谷第六代AMOLED生产线启动运行。

3月,玉龙股份收购了天津汉尧,这是一家主营石墨烯改性正负极材料的公司,即锂电池材料供应商。

说到锂电池,则不得不关注到王文学的另一块产业布局——知合出行。2017年末,知合出行控股了合众新能源汽车,这是一家生产新能源汽车的企业,旗下品牌为哪吒汽车。目前,王文学在出行产业上下游均有涉足,包括上游的4家无人驾驶公司,易航智能、驭势科技、禾多科技和位于美国的Tron.ai,一家生产新能源汽车驱动系统和核心零部件的精进电动;3家汽车研发制造企业,长城华冠、合众新能源以及研发飞行汽车的酷黑科技;4家共享汽车公司,包括参股的Ponycar、巴歌出行,控股公司蕃茄出行、小二租车。

微信图片_20180814172339.jpg


根据橙园区了解,王文学在出行领域的目标非常宏大,“从估值来讲能达到至少千亿量级的水平”。

今年4月,合众新能源位于浙江桐乡的工厂一期已经竣工试产。有意思的是,桐乡与华夏幸福布局重镇嘉善相邻,离南京溧水区也不远。从汽车产业的辐射半径来看,三地完全可以形成一个产业生态。目前,知合出行参股的驭势科技已落户嘉善产业园区,该园区的方向是智能网联汽车集群,而溧水产业新城的方向则是智能汽车产业集群。

所以,失去绝对控股权的王文学并不惶恐,一系列的后手与布局正在将华夏幸福形成一个新的庞然大物,而园区+金融的组合也将成为更多园区借鉴和必走的途径。


    臣通顾问专注产业园区产业规划、园区定位调研、规划设计等一站式服务,臣通顾问13年服务400多家产业园区合作案例,拥有1500个多城市调研数据,3000多案例库,专业为产业园区提供一站式服务机构。服务热线:400-888-3807。想了解更多的产业园区行业资讯,请关注臣通顾问网站:www.ctxz.cn

qrcode_for_gh_ed1328abbbc5_1280.jpg

微信关注:臣通顾问官方公众号(橙园区)



标签:   控股权 产业基地 PPP模式